Loading
0

烟花易冷,余烬才是人生真相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

-

文坛泰斗钱钟书先生在《围城》里说了一句: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的心里已经炸成了烟花,需要用一生来打扫灰炉

这句话后来一直被人引用,抄来抄去抄久了,也衍生出很多不同的版本。聪明的,以此做一些类比,但总让人觉得欠些火候;不聪明的直接上来换掉一两个名词,一眼便能看穿是脱胎于原句的。

来得快的感情,多半去的也快。这个世代,还是有人会相信“一见钟情”,虽然有时候是手机APP底层的大数据应用“推导”出的结果。人与人之间强烈的吸引,有时候并不像我们想像的那么纯粹。

但是烟花还是人人想要的,如果连烟花都没有,往后余生要如何开头。也不是若干年前的情势了,可以先处处,再期待“日久生情”的。一开始就“凑和”的,往往一辈子都在“凑和”的状态下。没有“嗞啦”一声、电光火石般的开场,索性不开始也好,可以省却诸多烦恼。

烟花的美好,除了绚烂,有一半是因它的短暂和难得成全的。爱情一开始的轰轰烈烈也是如此吧。若是长久的、“全程开挂”式的消耗,除了金钱负担困难之外,精力也会不济吧。很难想像你侬我侬的状态,如何面对生活的柴米油盐、鸡毛蒜皮。

爱情归于何处?在经历喜悦和欢愉之后,站在婚姻门槛的面前,很多人忽然就生出焦虑来。以为自己准备好可以说“我愿意”,却不曾想还是会有一些惊恐和畏惧。

这些惊恐和畏惧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像下棋落子时的思虑,仿佛只要点头,人生就此“交待”了。内心里是有不安的,畏惧烟花易冷,畏惧余生有清扫不完的炉灰。也对,人生最难的始终还是细水长流的日子,一日推着一日往前走的消磨

如很多人而言,结婚这件事情是需要冲动的,是需要赌一把的。很多问题,站在外面“围观”和站在里面“面对”是不一样的立场和观感。想像中一扬扫帚就到处乱飞的炉灰,既有可能染污了衣衫,也有可能沾物复燃,而关键点在于你如何处置它们。

如果说遥远的宇宙大爆炸是一场烟火表演,如今的余烬是漫天的星辰。轰轰烈烈的爱情是易冷的烟花,余烬才是我们需要面对的真实人生。我总觉得,爱情里,要有天真的开场,而婚姻里,要有世故的圆场。总有一些可以收获圆满,也一定会有一些草草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