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人心只将压垮它的称作命运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很多无解的事情,我们无法归因给自己,就将它推给命运、星座或者其他外在的东西。仿佛只要推出去,这些事情最终的恶果便与我们无关了,再也不能将错误归结给自己。

一直以来,都信奉人生是由诸多选择连缀而成的,虽然这些选择中有一些是情势所逼,各人造业各人担,但是自己选定的路,含着泪也要走完,“落子无悔”这四个字常常是“求得心安”的安慰。

直到前两年读《基因传》时才赫然发现,我们的选择也是基于“基因”的一种“高级算法”。在这套理论之下,人被逼到没有“退路”,所有问题的结果,再也没有“背锅”的借口,统统指向了自己。

法国作家、哲学家阿尔贝·加缪说,人心有一种恼人的倾向,即只把压倒它的东西称作命运。最近,他的经典作品《鼠疫》又一次地被人一再提及。

压倒我们的,有时候不单单是命运。人在异己世界中的孤独、个人与自身的日益异化,以及罪恶和死亡的不可避免,是阿尔贝·加缪诸多作品中的暗藏着的主题,这些主题能够帮助我们读懂“命运”之外的东西。

成全我们的,有时候也只有命运。阿尔贝·加缪在揭示出世界的荒诞的同时却并不绝望和颓丧,主张要在荒诞中奋起反抗,在绝望中坚持真理和正义,为世人指出了一条全新却也艰险的道路。

命运只是怂人低头的借口,淡泊之人隐世的托辞;懂得感恩的人会将自己的努力成果,谦卑地视为命运的馈赠;而敢于直面一切的人,无论面对怎样的结果和处境,内心里大概只有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