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我的那尾深海里的同类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QQ上人一多。就會有招架不住的時候。大凡這個時候。心情都不會太好。語言簡短、生硬。經常會嚇得一些人大失所望。落荒而逃。下次再也不敢造次了。其實大多時候。自己是寂寞的。還是很希望能有人通過冰冷的網絡送上溫暖的言語。但聊天卻是一件棋逢對手。將與良才的事情。知道自己大概屬於那一類人。相信彼此間的機緣。早已經因爲各自的任性而被一再地錯過。

福建的一個小孩子。大概是中學在校生。在公交車上聽到我做嘉賓的那期廣播節目。結果每次上網都要拉著聊半天。問題會有很多。千奇百怪。被問多了。久而久之。覺得自己已經夠做校外輔導員的資格了。

◇大哥,第一次拉女孩子的手會不會很緊張?
□不知道,幼兒園的時候不知道“緊張”兩個字怎麽寫。
◇爲什麽那個女生平時很文靜但背地裏卻很兇呢?
□那是因爲你太流氓了!!
◇咦,你怎麽會打出繁體字出來?
□用的是智能陳橋。你可以到百度上去搜索。
◇百度是什麽東西?
□¥&^%(&
◇“¥”這個符號是怎麽打出來呢?
……
◇我找到一個軟件,需要手機注冊,你能不能幫我注冊一下。
……

一個女孩。不知緣自何處。也不知混迹哪裏。每次上來都是以“你覺得如何如何”開頭。與我大討論感情問題。例如:你覺得愛情和肉體哪一個重要?你覺得我是一個怎樣的人?你覺是自己是一個重感情的男人嗎?你覺得你能夠平靜地面對愛情幻滅嗎?你覺得我男朋友會原諒我嗎?你覺得……

像這樣的事情通常很多。基本上每週都會遇上一兩位視我師長或者當我爲神父的。只是我太過平凡。不能擔此重任。通常我會選擇避而遠之。希望他們能夠漸漸對我失望。但似乎總是事與願違。越是迴避。越是誘出了他們的好奇心。只能怒斥他們。於是通常我得到的名聲除了孤僻自傲。自以爲是。大概也就沒有什麽了。好在。我不在乎這些。

想起《告別薇安》裏面的相遇。從帕格尼尼的琴弦談起。隱沒於網絡深海裏的魚兒。僅僅是因爲彼此的氣息而相遇。何等的眩目和驚喜。曾將於網絡間的偶遇。喻作“合併同類項”的過程。相同愛好和經歷人會相聚在一起。暢快地訴說彼此都熟知的故事。經歷和體驗。並因爲自己的與他人的相似而感到被認同。然而。我的這張網兒已經張開一年有餘。可我的那尾深海裏的同類。似乎仍然沒有出現。或者。與我一樣。選擇孤單地守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