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老友记:阿杰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见到他的时候。在中央门车站的侯车大厅里。年后开工前一天。大厅里有纷扰的人群。相当的嘈杂。南来北往的过客。带着各自的目的地。在这里的偶然相遇。车轮将把他们载向更远的地方。不复有再见的可能。这一切恰如我与他之间的隐寓。

他来给我送站。因为我的朋友临时有事。不能送我上车。于是将我托付给他。其实南京也算是我的第二故乡。不会发生丢掉自己的事情。但他还是打车从城南一路狂奔过来。在我临上车前半个小时赶到。

下午快一点的样子。他着黑衣站在我的面前。面色过份的白。他说他昨夜宿醉。到现在腹中空空。他讲有南京口音的普通话。很亲切的感觉。我已经用过午餐了。况且车也快要开出。于是我们只能在大厅的大娘水饺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他一个人很坦然地在我的面前大口大口地吃东西。我眯着眼睛看着他。安妮说。男人吃饭的时候很像小孩子。但我知道他都并不是普通的小孩子。

他细声细语地讲从西安回到南京后的一些事情。感慨每天都是在见人中度过的。实在太累。

这是我与他在认识三年多时间后的第一次相遇。没有想像中的惊艳。也没有早年无端的仇视。这个属虎的男人。眉眼依旧端正。尽管有些微微发福。但仍然吸引周边年青女孩子的目光。离他只有一尺左右的距离。所以还是看出一些破败的痕迹。他笑起来。鼻翼上有让人心碎的皱纹。他的泪腺处的颜色特别的深。所以总觉他的眼神有一些异样的光芒。

他拿我当小孩子。坚持送我入闸。一直以来。告别的时候。我从来不在这个时候回头挥手的。因此我的离去都显出虚假的高傲。但那一次我回头了。我看见他。站在面目模糊的人群当中。一身黑衣。神情淡定。依旧微笑着。轻轻地冲我挥了挥手。手势异常的苍凉。

我们曾经先后爱上同一个人。但我们最终都被那个人舍弃。而我们却成了朋友。我们各自都有了新的依靠。过去的对错已经不再重要。

爱情和缘份同样是虚伪的概念。虚伪得让人迷恋。

但他也还是醒悟了。终于决定抽身出来。或许一直以来他为盛名所累。而此前。我的另一个朋友选择了投身空门。吃斋拜佛。还有的化作轻羽。跑到更远的地方。一个一个离开。留在我们在这纷乱的凡尘当中。孤独地挣扎。寂寞得如同那苍凉作别的挥手。

他给自己重新取一个ID。叫阿虎。刷新他的OICQ资料时。突然有一种流泪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