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破鼻:失踪记

左叔出版作品《一生中还有多 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手机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每天,只要在四楼一关防盗门,便会听得到底楼车库或者灌木丛里传出一声试探性的叫声。那是一种拖得很长,很亲昵的叫声,像一个小孩子,在睡梦中被吵醒,闻到早餐的香味儿,但又不确信是不是在做梦,睡眼迷蒙地叫声妈一般。随着下楼的脚步声,掏钥匙细碎的声音,那叫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急迫。等下到二楼楼道的转角处,已看到它急急地迎上来,盯着手上的垃圾袋,在脚下纠缠,然后直奔经常给他喂食的水泥平台。这是每天早上都在发生的事情。可是就在前天,凤凰过境的早上,他不见了。

下楼的时候,我就没有听见它的动静,下到底楼,朝着院子里面叫了两声“破鼻”,也不见它从远处屁巅屁巅地跑过来我脚下,便生出一丝不安感来。我去车库里看给他的粮罐子吃得干干净净。想想一夜豪雨,这家伙应该是安安心心地躲在哪里躲雨,不会出什么事情,于是抓了一把粮放在他它的食盆里面,急急地赶到单位去上班。

一整天忙下来,晚上八点多才回来。发现食盆颗粒未动,甚惊。不会是一夜风雨大作,把这小家伙吓得不知躲到什么地方,谁家楼道?谁家车库?现在无法脱身?邻居家不太友善的小姑娘?一切不得而知。放下包,就去院子里面转了一圈,轻轻地唤它的名字。沿着小区跑了北半圈,没有,心里面凉凉的,突然觉得它真得丢了。还想起早前一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它坐在车库里面,吃我手心里面的粮,最后关门的时候,它坐在黑暗里面,用两颗大且明亮的眼睛侧着脑袋看着我的样子。

南半个院子,破鼻很少过去,因为那边人多车多,除了去荡秋千的时候,它会跟着过去玩一会儿,但只要人一回来,他便不会在那边呆太久时间。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去南院去找他。这家伙居然跟两个小男孩在玩秋千,神经镇定,只是鼻头上多了一道长长的抓痕,不知道是上树的时候被划到了,还是跟别的动物发生争斗时留下的印迹。

唤他的名字,他开始低着头很犹疑,不像先前那样直扑过来,然后确认我是他熟悉的人,才慢慢的靠近我,然后侧卧下来露出它的白白的肚皮,放松了警惕。它应该没事,脖子上驱虫的绿色胶圈还在,神情不算太紧张,应该只是贪玩或者一时走失了方向。它饿急了,吃我带回来的鸡丁以及一些牛仔骨,然后坐在一旁洗脸,仿佛一切变故都不曾发生过一般。这个死东西,我气得扭头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