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迷魂记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This Photo @ LeftFM.com

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都有一种阴云不散的不祥感,所有的从容应付都显得很力不从心且很可笑。只须两周的时间,整个人仿佛重生过一回一般,连坚持多年的作息都发生了变化。通常一天工作下来,到家几乎没有力气去打开电脑,匆匆洗漱后便把自己扔在床上,仿佛一只失重的破旧沙袋,一旦摔落便无可收拾。曾经在书本上读过的那些疲于奔命的不堪人生,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吧,匆忙得如同流水线上的机械,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所有的行动只有当下的反映,唯一庆幸的是,情绪都还在可控的范围内,没有牵怒于他人,没有崩溃至失声。

睡眠有一种令人不安的沉溺感,所有的梦都如同阴郁光影下繁复织锦,泛着一些灰扑扑的陈旧气味,让人觉得不安。有一些影像反复地出现,像是隐喻。夏日空旷的学校操场,疯张至没漆的野草随风起伏,水泥的乒乓球台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炫光,有伤口的膝盖涂了面目可疑的紫药水,汗渍发黄的白背心,楼道里被人遗弃的破败扫帚,布满藤蔓植物的浓绿色矮墙,一些纸屑,一些灰烬,一些辨不清的面孔。会梦见走路,涉水的那种,会遇见不明的漂浮物,会不及躲闪,会有钝物击中的闷痛感。

意识会清醒在闹钟响起之前,能听得见窗外的鸟鸣,能听得见破鼻扑打房门的声音,甚至有时候可以看见晨光微亮的房间里的一切,包括棉布条纹的床单上的纹理,但身体却仍然不是自己的、无法动弹,如同综艺节目里面灵异事件的描述一般。会有一些轻度焦虑的表现,会一直下意识地确认钥匙等随身物品是否在身边,会一再地确认会议期间手机是否已经置于静音,会有一些轻微的幻听,敲门声或者铃声。

看到晨光里空无一人的街道会有一种不何身在何处的错觉感,曾经熟悉的事物突然间隔了一层膜,有一种置身片场布景片前的惶恐感,急急地想要抽身出来。会在一些不经意的时候脱了元神,多出一双属于自己的眼睛,在某个角落里面,以一种与己无关的冷静态度看着自己的匆忙与无助,觉得这一切并不是真的,也不是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