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张一白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张一白”相关联的文章
  • 岁月不曾饶过百般努力的你

    岁月不曾饶过百般努力的你

    文图 / 左叔 你最近胖了,是那种节制饮食、跑步有氧都无法阻挡的膨胀。虽然你心里知道这一颓势无法阻挡,但为了它晚一天到来,你付出过很多努力。三年,四双跑烂掉的鞋。然而,懈怠会先反映在体脂秤上,尔后是曾经沾沾自喜小尺码的衣衫,再然后是再有雄心也无法振奋起来基础代谢数值,将它视为“岁月的包浆”的认命心态。 四十岁了,已经不再是空有一腔愚勇的年纪了,但并不代表“不惑”这件事情真得 ...

    阅读全文

  • 等所有业障被原谅

    等所有业障被原谅

    文/孙衍 每次看电影,外面都下着雨,而这次也一样,初秋的雨因为台风的缘故下个没完没了。和着银幕上的雨,太应景了。 幺鸡打着雨伞站在面包砖上,对电台里的陈末说:今天我生日,可是我只有一个人,我太孤独了。那时候的幺鸡是清纯的,也是有备而来的。 幺鸡的清纯来自于她的年轻,来自于她对爱情的渴望,或者说对爱的渴望。独自一人在陌生的城市,这是太多这个年龄女孩的共同心声吧。 幺鸡的有备而 ...

    阅读全文

  • 匆匆那年:终有一些人会因为太了解而分开

    匆匆那年:终有一些人会因为太了解而分开

    《匆匆那年》有一个很开放的结局 很多人看完有不一样的猜想。 故事的结局是失去联系五年的方茴和陈寻因为张楠的关系 重逢了 关于结局的原文: 我把手机递给方茴说:“嘿,帮我接个电话。” 方茴疑惑的接过了我的手机,她低下头,一下子愣住了。 匆匆而逝的时光在那一刻仿佛静止,我看着她,慢慢露出了微笑…… 很多人说这代表着方茴和陈寻重新在一起 重新相爱 一切回到过去 可是我并不这么认为 ...

    阅读全文

  • 匆匆那年:虚位以待

    匆匆那年:虚位以待

    很多时候,一个人与世界之间的关系往往取决于他对于这个世界的态度。在很多人眼里,天后情路扑朔迷离,但大概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或者唯有懂得她的人才能够体会,至情至爱大概才是她此生唯一不变的追求。有些事情需要给世人一个交待,而有一些事情仅需要遵照自己的内心便可。所以,纵使年华在她的歌声里留下来了什么,但那种岁月沾染过的心境以及种种体会,是旁人无法企及的。在她离开歌坛的这些岁月里面, ...

    阅读全文

  • 一页台北:毕业习作般的夜色笔记

    一页台北:毕业习作般的夜色笔记

    青春片对于现如今的台湾电影业而言算作主流片种,尽管有《海角七号》这样的强心针,但想要力挽狂澜还是显得心有余力不作,小成本制作还是占据了主流。所以很多电影从编剧谋篇布局开始,就处在一种捉襟见肘的困境当中

    阅读全文

  • 秘岸:何处是归程

    秘岸:何处是归程

    也许女权主义者不太愿意听到下面这样的话,但我仍然还会坚持自己的观点,无论是一个怎样的女人,最终都希望有一个归宿,找一个宽厚的肩膀去托付终身,似乎也唯有这样,灵魂才能得以靠岸,不至迷失。不幸的是在《秘岸》当中的女人似乎都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不安的灵魂随波逐流,无岸可靠,伸手想要抓住的,也只不过是江中的一叶浮藻。 刚刚看完张一白的新电影《秘岸》。算起来,直至今时今日看过他三 ...

    阅读全文

  • 夜。上海:另一篇城市胶片笔记

    夜。上海:另一篇城市胶片笔记

    2002年的《开往春天的地铁》,他给了我们拥有千万人口城市地下的风景,两个相爱的人于千万人之中找到彼此,然后以时间和深爱去对抗七年之痒以及城市的疏离与冷漠,“七年了,还有爱情吗?”更像是给一个城市的命题。2006年的《好奇害死猫》,他给了我们阴云下的半个山城,层层叠叠的楼宇以及欲望凝重的眼神,穿黑色吊带裙的女人在庭院面抽烟,着制服的保安在天台的阴影下挣扎,每个人的内心都有比 ...

    阅读全文

  • 好奇害死猫:红玫瑰与白玫瑰

    好奇害死猫:红玫瑰与白玫瑰

    “约克与兰开斯特蔷薇是在英国‘玫瑰战争’之后出现的,它的花瓣将约克的白色与兰开斯特的红色结合起来。与长有斑纹的法国蔷薇不同的是,约克与兰开斯特蔷薇在一朵花里要么全是红色,要么全是白色。”这是千羽那本无字的《玫瑰圣经》当中的一段话。这段话在电影中反复地出现,不断地被强调,应该意有所指。 张爱玲曾经说“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