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杂记今日之片断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出考场的时候。天空居然放晴。斜斜的阳光淡淡地照在脸上。眯着眼睛四想里张望。不想急急地离开。天空瓦蓝一片。可背包里还有一把未干的雨伞。埋头疾书一个多小时。什么变化也没有注意到。想想如潮水般淡去的云阵。应该是很美丽和壮观的。

校园里有当年晚清举人手植的紫藤。正是盛花期。粉紫的花朵。如潮水一般。但似乎没有香味。如同世间的平凡人。总归不够完满。

考完了一门。试卷很简单。没有什么特别头痛的问题。但也不会太高的分数。因为很多东西记得不够确切。均似是而非的。出门的时候还是翻了一下答案。这或许是颇不甘心的表现。两道论述题。一条只有三个要点的题目。结果答完三个要点后仍不甘心。又补了两个。另一条明明有六个要点。只答了四个。偏偏是漏掉两点。人生就是有这样的玩笑。但愿批卷老师不要与我开。这一门大概能够在七十左右吧。已经算是平安了。

不想乘车。只想随便走走。街边杂花生树。应该是李。但又有点像杏。没带相机。没办法留照验明正身。

有一位坐轮椅上的老者。偏着头。蜷着右手。流着口涎。露出孩子般的笑容。被两个女人推着经过花坛。年长一点的或许是他的爱人。年幼一点的可能是他的女儿。平静的面孔上面均有隐忍表情。

一位年青的父亲。带学步的孩子出来。他穿幼稚于他年纪的衣衫。有繁复的细节和裤脚夸张的比例安排。应该是青年时代的旧衣。倒亦是潮流的回复。当年的珍爱。如今已经沦于家常。是周末陪孩子。趿拖鞋出来闲逛的行头。不惧与孩子一道摸爬滚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