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我明白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通常写完一个故事之后,有好几天都不想讲话,会有一点陷在那个情绪里面出不来。其实所有的故事都有影子,只是这些影子有些是别人的体验,有些是自己的杜撰。与所有喜欢写故事的人一样,借用这些故事的外壳想要表达的,无非是自己的思考。那些心存疑惑的地方都会在故事里面看到留下来的缝隙,透着前程未明的光亮。这个世界仍然不太平,相较之下,寻常人的情欲悲欢显得过于渺小。愿意在这些渺小中找到一点点人性残存的光亮,这是一直在写各式各样故事的一个重要原因。

工作压力依然有,只是逆来顺受到一个地步之后,便不觉得那是压力,正应了那句俗语“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很多事情,你立在原地,也会被如潮般的时事推向前,很多事情,百般努力,也会被如潮的时事拖住身子,这样的境遇如同那句台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现在唯一愁苦的事情是没有太多属于自己的时间,生活中的绝大部分被工作占据了,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在standby,没有双休日,这大概也是我这个职业的悲哀。虽然相较之下收入是可观的,可是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靠钱可以换来,比如时间。

一个人的个性是与成长相关还是与基因相关?似乎还没有一个定论。当一个人在意的东西被另一个人视为无物时,大概都会感觉到一些悲凉。不愿意活得太过粗线条,感觉人生像没有经历过一样,吃喝玩乐、倒头便睡,然后便是到处乱转,这样的生活跟只兽类有什么区别,不是自己想要的,也不会有好的脸色给那一类人。在抵御大压力来临之前,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面讲两句泄愤的话,也会是一个很好的心理疏解。我明白,按完保存发送键,关了这个窗口,这如暮的生活还是一样在继续进行,不为我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