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写给熟悉的陌生人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米米:

你好。

虽然你不是第一个写信给我的陌生人。但应该是我第一个想到要回复信件的陌生人。大家都是同样的人。彼此扯平。[不必为写信的事情耿耿于怀了]望从这封信件开始。我们彼此间能多一些了解和熟悉。不再陌生。

安妮说。网路像一片深海。彼此是深海的鱼儿。会因为熟悉气味而相识。虽然无法言语表述出那气息。但还是能够从你的字里行间里感受到我们那些来自我们内心深处的不平静。

一直都在努力地用行动。来忠实于自己的内心感受。不顾及世俗的权衡。但现实总让我们觉得有些失落。或许我们自恋。或许我们孤寂。或许我们追逐的永远不能实现。但至少网路让我们有了一面镜子。我们可以看到自己那些淡蓝色的脉管。可以想像得出平静呼吸背后的汹涌的思绪。

倾诉。是一种欲望。我从来不拒绝它。我知道积得久了。我会无法呼吸。所以我会以各样的方式来表达出来。会是一些自己喜欢的文字。图片。或者旋律。

我知道我并不优秀。但我同样知道我活得很真实。年青是一种敏感的状态。对新生事物的敏锐。对周围环境的敏锐。麻木是苍老的迹象。一直在努力拒绝。但知道终有一天会变成没有微澜的死水。

我也有过自己的DJ梦。并且曾经很接近它。但现实让我看到它的阴暗面。我宁可做自己的主人。说自己喜欢说的话[哪怕普通话不标准]。放自己喜欢的音乐[哪怕不能引起共鸣]。广播也好。窄播也罢。没有人听懂。再广的也是空洞。有人听懂。再窄的也会充实。

最近正为空间的事情犯愁。以前一直觉得自己做的东西只是玩票。好像还没有精致到为此花钱去租空间的地步。恬不知耻地过着寄居的生活。用的是朋友的单位的服务器。属于动态IP地址固定。无法添加到收藏夹。并且经常三天两头的当机。自己一直也没有当回事。这一次好像是提供转向域名的公司出了故障。终于完全不可访问。只得问朋友暂借了一周他一个客户的空间。答应周三删除。眼看就要到期。

想就此停了。毕竟这里牵了自己不少的精力。而工作生活学习都很忙。可想想这里毕竟聚集了一些喜欢这里的朋友。停了又觉得可惜。前天有个叫小柯的朋友将单位服务器的空间借给了我。我将文件传过去。但网络映射有些问题。访问不到页面。空欢喜一场。但还是要感谢他的好心。

感谢你在这个时候提供方便。我只需要20MB左右的网页空间。广播节目我已经有了其他朋友提供的空间可以放当期的节目。知道你的空间是花钱购买的。平白无故地借用。多少有些汗颜。我会尽快与小柯联系。看看能不能把那边问题解决掉。如果解决不掉的话。我也会尽快会去租空间。再次感谢。

祝:快乐健康常伴常相随。

左 边

2003年1月20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