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吐真言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酒。好东西。醉。好事情。讨论小说的细节。突然发现自己原来写得那么辛苦。那么仓促。讨论感情的纷扰。突然发现自己原来爱得那么盲目。那么脆弱。

很久没有静下心来看书。面对网络海量的信息。多少有些茫然。一直在不断地做一些消耗的记述。觉得自己多少有些被掏空。写不出东西的时候。觉得自己濒临枯萎。苍白到失去血色。脆弱到弹指即成灰烬。

有时候会有怀疑。但那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就能说服自己。放下一切。并不是不再怀疑。而是觉得怀疑亦无任何益处。怀疑并不能改变正在进行中的改变和仓促。无益无功事情。多少有些无趣。

在做朋友的主页。灰色的基调。很清爽。也很平淡。相信那个页子不适合朋友。但适合自己。朋友提了一些修改意见。自己却仍然想坚持自己的。突然发觉自己有时候固执到可恨的地步。有时候无原则的妥协到不知耻的地步。这样一种混合体总让人觉得略有不悦。

想起下午外出办事。在科委门口见一僧人。沙弥装扮。灰衣。灰裤。杏黄色布袋。面相愁苦。不似了出家人常有的淡定表情。年青的僧人看科委的宣传橱窗发愣。冬日阳光的下。街上有闲散的老者。有单车铃声阵阵。有人在水果摊前计较斤两。有不能绝缘亦无法逃脱的红尘俗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