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一个婚礼和一个葬礼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周末冒雨去上海参加了一个婚宴,因为并不是特别熟悉的人,所以可以很安静坐在角落里去看一些人的表情,然后猜测一些事情。婚宴总给人繁盛极至总归落寞的疑惑,况且它从来都是一个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最为集中的地方,这样的体会和领悟可以从红包袋的厚薄谈起,可以从交待情史哄堂大笑说起,可以从闹场的表演项目铺陈开来。涉及婚宴的早已不是一餐简单的饭食,而铺开的林林总总更像一个舞台,让很多人身不由己地投身其间,喧哗和哄笑注定了是一个背景,大概没有一个民族的婚宴比中国式的来得更像是一场掺杂了些许其他成份的表演。

一对新人是北方人,然后彼此间是初中同学。现场参加婚宴的,过半也都是外地人,北方人的热情与同学间的友情,让只是区区六桌的场面显得过于的喧哗和执着,像一个操着方言上演的小品一般。在上海这样一个内敛且假仙的城市,显得格格不入又与与众不同。当然席间的宾客可以四面八方、各行各业来形容,但所有话题却易常的集中,恭维对方的工作、待遇以及身材的变化。冷眼来看的时候,便觉得只需一个理由便可以将这个千万人口的城市里,人各一方的,彼此疏离的人们聚在一起,亲如一家般地畅叙生活里面的林林总总。

婚礼上见到前任携新人前往,想想这大概是小说或者影视作品里面才能见到的场景,但却活生生地发生在身边。这位特殊的宾客是一位男生,五官尖刻且清瘦,十指干净且纤长,一点也不太像北方人,头发很久没有理过的感觉,在耳际乱作一团。身边的女伴是上海最容易见到的女生,眼睛大且明亮、身材高挑,精致的妆容并且知道如何穿衣服。他们与新人站在一起拍照片,适度地微笑、点头、祝福,如果不是旁边细碎的、惊讶的、被强压住的兴奋音调的解说,没有人会发现一段被掩埋掉的情史

原来是一个婚礼和一个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