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海派的AA制

左叔新书 | 粉丝专属京东优惠券 | 手机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领现金红包

凌晨六点。惊醒在车轮辗过积水的声音当中。想想昨天的傍晚。天空还是一片灼灼如华的云霞。四个小时的风云变幻。带伞出门的结果。一切皆在意料之外。

一雨便成秋。下午两点。雨止住了。但天空并没有放晴。结束与同事们的聚会。被劝下去的一杯白酒在胃里面灼烫。收拾好东西出门。旅程已经开始。但仍然目的不明。

藏蓝色长袖圆领衫。浅蓝色的牛仔裤。深蓝色的球鞋。一只军绿色的背包。在简讯里面戏言自己穿得像一只蓝精灵。

车一路逶逶荡荡地进了上海。天空下起了毛毛的细雨。与第三次整合约在一号线汉中路站见面。但显然是提前到了。

汉中路地铁站的入口处的电梯坏了。有工人在修理。一个跛了足的流浪汉跟几个衣衫破旧的小孩子在边上自娱自乐。毛毛雨聚成水滴溅落在台阶上。淹没在市声里面。行人匆匆。面包店的焦香让人因为满足而犯悃。

发简讯给第三次整合。他好脾气地冒雨提前过来。他应该算是我的同乡。只身在上海打拼。未与他比较年龄。但明显感觉他比我有成年人的气质。他有很多未完成的计划。所以眼神里面有因为有目标而显得很闪亮。

因为表述和理解的错误。我们在地下铁转了一个来回。才赶到约见的太平洋百货的门口。约的是五点。结果时间还是很早。就跟第三次整合到一家港式茶餐厅喝了一点儿东西。尔后再折回太平洋的门口。

第一个见到的是戒指。远远地冲我摇手。穿花朵繁复的上衣。皮肤果然好得出奇。只抓住6个一身不合时节的短打扮。有瑟瑟的冷意。一直对他有着一种莫名的敬畏。见了面。印象更加深了一些。Randoll是一个眉眼舒淡的女孩子。应该是个好脾气的女生。

五个人转到香港城的二楼去吃川菜。席间。出没于写字楼的开始交换名片。我和Randoll同属商业社会之外的人物。所以安心吃菜。

大家聊一些各自的状态和网络上的事情。多少有一些恭谦的成份。剥开网络隐蔽的外壳。每个人的面孔都有淡然的表情。这个城市的浮华和虚荣已经深入骨髓。面目模糊的外表下面或许会有生活的种种辛苦。只是大家都不愿意去说破罢了。

会有冷场的担心。会不停地讲话。因为我。陌生的人聚在了一起。非常奇妙的一件事情。Drizzle没能到场让很多人眼睛里面失掉光芒。人在某个层面上都有一点儿这样的劣根。

执意要去买单。并成功地抢先付了款。与第三次整合一样。性格里面多少有一种大喇喇的成份。全然不顾服务生看笑话般的眼神。

在铁道口道完再见。刚刚聚在一起的陌生人再次四散而去。第三次整合与我同路。一路送我去车站。并且为我买了旅途中的食物和水。非常的感激。

因为铁道部门的行销手段。一直到十点多才等到T104的卧铺。极度悃乏。大学时代乘二十几个小时的硬座的时光已经久远得无从想起。

戒指发短信给我。让我去看背包的某处。结果便发现他们的“阴谋”。

等到了北京。遇到从上海过去的朋友。讲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笑我。AA制原来是一种海派的生活方式。推而广之应该也是一种处世之道。合力为之。合力负担。只可惜我不懂。什么事情都喜欢去大包大揽。结果只能一错再错。

(未完待续)

9月11日上海·淮海路◇第三次整合·戒指·只抓住6个·Randoll◆Drizz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