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看破”容易,“说破”终归难上一些

文 / 左叔

在“看破说破”这件事情上,我在年轻一些的时候“教养”不好。很多时候,我都处在忍不住、不吐不快的处境里。

不过,残酷现实给了我很好的鞭打与约束,以及诸多不必对他人造成伤害的“树洞”。我也是慢慢摸索出一套自我消解的办法。

有时,我会在某个微信群里,和常聊八卦的那一票朋友“眉飞色舞”;有些,我会只记将“想喷的”记在对自己公开的“隐秘的角落”。我想大部分人面对“不吐不快”的压力时,多半的纾解渠道应该与我类似。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是非常棘手的。与你亲近的朋友身上的问题,你“看破”了,会不会和他直言不讳地“说破”呢?

说呢,好像是朋友的本份。看起来,好像是在帮他,总不能让他在外面丢人,最后让社会用巴掌将他打醒。尤其是一些关键时刻,说出来有可能会拉他一把。你不说,别人肯定也会说,身为朋友,你为什么不早说、先说呢?

不说呢,好像也是朋友的本份,朋友这个身份既有不分你我的义气,又有划清边界的清醒,这个度常常是需要因人因事把握的,有些事情不太好说,说了可能朋友就没得做了。“难以启齿”的压力,我们或多或少都曾体会过。

早些年,我倾向前者;这几年,我更倾向于后者。

我觉得有些事情,对于每个人而言都是人生必经的。看到他的人生前面有“坑”,身边朋友提醒是必要的,但也就只能做到提醒。决定还得他自己来做,路也得他自己去走,你能做的是最好的事,是事后不发一声奚落的力挺。

此后人生,朋友有没有能力识别出还有其他的“坑”。这个能力,我觉得它不会因为我们的提醒而获得,而是会因为曾经摔进去并且艰难地爬出来而拥有。

这就是我现如今会选择去“说”,但坚持不“说破”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