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新疆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新疆”相关联的文章
  • 同行莫入,面斥不雅

    同行莫入,面斥不雅

    文图 / 左叔 非著名相声演名郭德纲先生在和弟子曹云金打嘴炮的时候曾经说过,我最烦那些劝我大度的人,你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呀!这种人你得离他远点,因为什么?因为他遭雷劈的时候容易连累到你,咣!扎你一刀,血还没擦干净呢,他打那儿:哎!你要勇敢站起来!你死不死呀! 郭德纲先生厌烦那些“劝人大度”的态度,而我却对特别“贫”的语言文字风格感觉到厌烦,那种特别市井的油气并非接地气的质朴 ...

    阅读全文

  • 浊世沉沦,几缕清明

    浊世沉沦,几缕清明

    文图 / 左叔 此生,我只去新疆两次,而且去了两次都只在乌鲁木齐周边转了转。原因很简单,新疆太大了,光是从一处坐车到邻近的另一处便已经耗尽了过半的时间,余下来的只能是走马观花式的匆匆。 无法深入,所有的感触都是浮光掠影式的。 比如,在登顶天池的途中见到路旁林中有一座白色的毡房,脑海之中第一时间的反应居然是警觉意识,如同步入江南水乡小镇沿街随便一处民宅都在疑心会不会有消费项目 ...

    阅读全文

  • 【连载】留恋 x 火车一路向西,故乡越来越远

    【连载】留恋 x 火车一路向西,故乡越来越远

    文图 | 左叔 接上篇【留恋 x 人生中能够握紧的东西,常常是聊胜于无】 抽完胸腔积液后,她觉得整个人舒畅了不少。这样些微的差别,让她觉得一直停驻在胸口的大石块被移走了,如同陈律师办完那些手续跟她的那一记握手。比起生理的负担来说,心里的困惑来得更具体一些,更直观一些,常令她有不敢就此闭眼的惶恐感。她很怕自己就被这样的沉重压垮了成了一具躯壳,那么多未完的事情不在自己掌控之中, ...

    阅读全文

  • 游牧时光:一本还不掉的书

    游牧时光:一本还不掉的书

    你与一本书的缘份其实很奇妙,你在书店里面或者浏览诸如亚马逊、当当这样的网站的时候,有时候真得是万千之中挑中了它,你被标题或者简介吸引,然后便与一个熟悉或者不熟悉的名字,以及他或者她的思想、阅历以及人生的起承转合,做一个默不作声的交流。这种交流是很畅快的,仿佛多年前便熟识的知己一样,而他们的文字不生涩,读起来特别的顺畅。有些时候,你买了某本书却一直没有时间去看,总是看着它在床 ...

    阅读全文

  • 来自我心:西部音乐风情

    来自我心:西部音乐风情

    当初做这个选题的时候时间恰好是“西部大开发”的宣传氛围,所以这一期节目相当的“主旋律”,传统电台借鉴了这一期的编排,制作了音乐参评节目,也获得了奖项的肯定,大概也算是无心插柳的成果吧。第二期节目已经有正式的片头了,选用的海子诗作,请威利老师、小静老师制录了不少片花,很多原创的片花至今仍然在一些朋友记忆里留下深刻的印象。整体节目有整点和半点的概念,选曲更为开阔一些,音乐渊源

    阅读全文

  • 西行纪:天山天池

    西行纪:天山天池

    有些去过的地方会一直记在里面,有些去过的地方只会留在相册里面,而天山天池应该算是前者。在新疆最大的感受是水的重要,而沿着天山海拔的一路攀升,我看到了沿途的不同姿态的水以及由她所滋养出来的万物。其实人是一种很害怕孤单的动物,对于周边生物的依存度非常的大,而现在人却是过度自大的动物,以为自己掌握了一切,却不想也是如此地害怕而对毫无生机的荒凉。 小时候的自然课会讲海拔所带的植物群 ...

    阅读全文

  • 西行纪:吐鲁番

    西行纪:吐鲁番

    在回来的火车上,我们有讨论过去吐鲁番的感受。所有的人都选择了最令人泄气的字眼,尽管我们享受到那里的免门票的优待,吃到了有生以来最为甘甜的瓜果,但仍然不能左右我们对于它的最初的以及最直观的印象。也许我们中的多数人都像我一样,习惯了城市寻常巷陌的旅行,眼里面容下不任何荒芜和空寂,也许我们对于缺水干旱没有足够的生活体验,无法直面满目黄土。于是,我们都曾经以各样的方式表示,如果再有 ...

    阅读全文

  • 西行纪:乌鲁木齐

    西行纪:乌鲁木齐

    旅行手册上说“乌鲁木齐”一词源于准噶尔蒙古语“红庙子”之意,维语现意为“优美的牧场”。但从我所住的旅馆的窗台望出去,既看不见红庙,也看不见牧场,看到的是一个极具现代感的城市。有复杂的交通、熙攘的人群以及同样飞涨的房价。当然,它具有与我的平凡视野所脱节的部分,比如广阔且颜色深遂的天空,满街的烤羊肉串和大盘鸡,维族商人与你用力击掌,把城市街道当作旷野的出租车司机,等等。 乌鲁木 ...

    阅读全文

  • 西行纪:路漫漫

    西行纪:路漫漫

    从南京西发往乌鲁木齐的特快列车全程接近3800公里,耗时40多小时。途经江苏、安徽、河南、陕西、甘肃、新疆等省区。听起来像是一个惊人的纪录,但这还不是我坐得最久的一次火车,却是已经算得上是最艰苦的一次火车旅行。这种艰苦并不来自对于耐心的挑战而是对于气候适应性的挑战。一路上窗外的风景从葱郁到荒芜,城市越来越小、能够看到的人类活动的迹象越来越少、空气中的含水量也越来越少。漫漫黄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