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回味唱片:我是雷光夏(雷光夏)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与后世很多新人的首张专辑一样,雷光夏在1995年水晶唱片制作发行的首张个人专辑,也是这样大声响亮地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我是雷光夏》专辑收录了她在校园时期的创作,从高二至大学时期的作品,虽不主流,但质感清新且温暖。专辑作品《逝》、《冬天不相干的故事》、《入山》等也成为她个人的经典代表作。专辑作品中收录的《时间》1-3等音乐片断,也透露了她参与电影原声音乐创作的心迹。虽然此后她事从电台节目制作主持、醉心于电影背景音乐创作,多次获得金曲奖、金马奖等诸多奖项的肯定,但仍然未曾更改过她如歌吟诗人般的气质。

回味唱片,细数历年传唱佳作。雷光夏,水晶唱片,1995年,《我是雷光夏》专辑作品《逝》。

我是雷光夏

00:00/00:00

表演者: 雷光夏
流派: 流行
专辑类型: 专辑
介质: CD
发行时间: 1995
出版者: 水晶唱片
唱片数: 1
条型码: 4718253000659
ISRC(中国): CNE010343900
其他版本: 我是雷光夏
唱片文案:
雷光夏---隐形气质才女
噪音民谣,诗人雷光夏

雷光夏

雷光夏,交通大學傳播科技研究所碩士班畢業。

現任台北愛樂電台節目部副理,節目製作、主持。

配樂作品:「作家身影」紀錄片(本片獲88年金鐘獎)
「南國再見南國」/「海上花」主題歌曲
(入圍金曲獎最佳作詞人)

雷光夏是淡江大学,交通大学传研所毕业,九五年出了一张专辑『我是雷光夏』,内容收录了她高中时代以及大学早期的作品,民谣式的曲风,虽不主流,却十分地清新。

『十二月的阳光下
我转头望你的侧脸
你的身影
犹如荡漾在微风中的一首歌。』

如诗一般的歌词,清新而动人的旋律,仿佛回到最纯真的年代。市场上无法归类,却是那几年水晶唱片卖得最好的唱片之一。
第一次接触雷光夏,是在『南国再见南国』的电影原声带中。在迷幻式的电子乐中低沈地口白,仿佛在雾中,漂浮在遥远世界尽头的小镇上空。这首歌的名字叫做『老夏天』。

九九年推出了她的第二张专辑『脸颊贴紧月球』,同时配合网站的推出。这张专辑与上一张专辑相比,更加成熟却也更加艰深;她的『噪音民谣』,无语意直接相关的歌词堆砌出图像。这张专辑给人的感觉非常地冷,就像是将人抽离在音乐之外,在外层空间般没有了感情那样的寒冷。当然这张专辑也不乏温馨小品:

『我却原谅了你 像海洋原谅了鱼
潮水在月光下流动着语言说
我已原谅了你』

这首歌是电影『黑暗之光』的配乐,我很喜欢这部电影(或说这首歌)的 MTV,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去看..... 我想,『脸颊贴紧月球』这张专辑,并不是个商业作品,而更趋近于艺术,我想或许这就是雷光夏想要表达的东西吧!

雷光夏的爸爸是个挺有名的文字工作者兼画家『雷骧』。印象中雷光夏应该是个其貌不扬的女生,专辑中看不见她的照片,只有在第一张专辑封面,看到一个丑丑的大约三四岁的女生,也许因而有此猜想吧。有一次去听雷光夏唱歌,原来她并不丑,而且是个很有气质的女生呢!整个晚上沉浸在她的音乐中,非常非常地感动。]

《水晶典藏紀念版之肆》

我是雷光夏

「下一場社會主義的雪吧
或是抹去這河岸的留言

戰爭還沒有爆發
許多人卻早已陣亡」 -- 冬天不相干的故事

這是雷光夏的第一張專輯,結集了她從高中到大學時期的作品,據說全部錄音工作只花了三天就搞定。《我是雷光夏》後來成為水晶唱片「女歌製樂」系列的創業作,這張製作成本相當節省的唱片,出乎眾人意料之外地,成為水晶旗下成績亮眼的暢銷專輯。雷光夏在這張專輯中輕盈的唱腔和儉約的民謠式編曲,迷倒了許多聽眾。時至今日,儘管雷光夏的音樂創作早已走到完全不同的次元,她每次在演唱會上只要唱起這張專輯的歌,全場觀眾總能默契十足地合唱,真的有夠溫馨。

這張清新可喜、令人懷想起七○年代校園歌謠的專輯,至今仍是許多歌迷心中的最愛。當然,假如你喜歡這張作品,她的第二張個人專輯summerplanet.com 絕對不能不聽。那是一場大無畏的聲音實驗,優雅、強悍、細膩,是她憚精竭慮、自我超越的心血結晶。聽完這張「少作」的結集,別忘了找第二張來聽聽。

站上不少朋友與光夏相熟,認識她的人,都見證過她對音樂的熱情與執念。在光環氾濫、形容詞過剩的台灣,雷光夏的音樂,總能讓我們驚喜微笑。我們都在靜靜等待著她的新作,在那之前,還沒補課的同學,趕快把握機會。

下面是首張專輯出版時,光夏自己寫的一些文字︰

【有關雷光夏】

1968年生,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畢。

自出生日起三個月間,晝伏夜起地嚎啕哭鬧。略略成長後,在家後院開闢了一畦小花園,數日之後,貧瘠的土壤中只剩含羞草花迎風搖曳。

高中時代寫作民謠形式的歌曲(如本專輯所收錄),大學後期迄今趨向影片配樂及嘗試不同音樂/聲音類型的努力。

【自序】

質疑「記憶」,也許是很廉價的東西,縱然它總是發出像寶石一樣的色澤。就像一直以為三歲以前住的淡水新化店的海邊教堂頂樓,夕陽西沈時將教堂逆光投射,背景便是閃亮的海,藍色與金黃。後來,我回去過,事實是:教堂離海邊有大段距離,要蜿蜒好幾里路,並無法直接看到海,小小的教堂現已廢棄,停了一輛貨車在裡面,殘忍地。

但我竟總是依靠著這些。

音樂也是廉價的罷!吟唱過往的歌曲,恍然得到了溫柔,一旦意圖重覆些什麼,瞬時間演奏完畢,一切即要逃開。

於是,啟動,在這個最珍貴而虛幻的時刻,老鼠是駿馬,南瓜是馬車,我們穿上一身粉紅色的蓬蓬裙就要去赴宴了。

【後記】

這兒是從高二到大三的部份作品,青春的印記。其實近來已拋棄了這樣的創作型態,投入為影片的配樂,最後一段音樂即為一個小小的預示。謝謝水晶,讓樸質坦率的過往能留下紀念。謝謝非馬先生的詩,參與工作的老朋友、新朋友;爸媽的愛與高分鼓勵;妹妹的閉嘴;高級講師耘之及維他命 ;中岳一仍美麗的吉他。

想念曾與這些歌相互沾染了色彩的、過去的友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