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生死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生死”相关联的文章
  • 没人会真的在乎你的生死,除了那个爱你的人

    没人会真的在乎你的生死,除了那个爱你的人

    文图 / 左叔 自媒体时代,在流量的“指挥棒”下,我们常常会看到“人血馒头”式的营销模式。今早,前央视知名主持人英年早逝的消息放出来后不久,一场自媒体的狂欢便拉来了序幕。 那些不应该出现的营销内容被硬塞在那些本应该是悲恸底色的推送之中。有些产品的结合度还让人勉强可以理解,有些产品实在是令人无语。那些年在立在银屏上给予我们欢笑的那个人,此刻的价值不过是块将朽的招牌。 其实,我 ...

    阅读全文

  • 凡人皆有一死

    凡人皆有一死

    文 / 浮云君 从确诊到现在,整个人似乎都在一个浑浑噩噩的状态。 当然……凡人皆有一死,只是总是比较难接受,自己可能快要领盒饭……“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吧” 一个四十几岁才被发现的先心,一根快要爆掉的主动脉,我一直以为我未来的唯一困扰是脂肪肝呢…… 然而,命运并未曾眷顾我。 F君最初比我惶惑不安得多,但随着时间推移他渐渐接受现实,而我,梦魇的次数从几个月一次变成了几天一 ...

    阅读全文

  • 如果你见到那个少年,请立刻写信告诉我

    如果你见到那个少年,请立刻写信告诉我

    文图 / 左叔 我的人生里,有一段不太愉快的成长经历。直到最近十来年,我终有勇气开始面对它。 我的学生时代,有一位极要好的朋友死于一场交通事故,而我身在事故现场。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被那个画面控制着不能自持。眼看着一个白衣少年倒在殷红的血泊里,强烈撞击之后的自行车轮子还在那边自顾地转着,而一个鲜活的生命什么也没有留下就已经走了。空气里有挥之不去的铁锈味、四下里有惊呼、失措 ...

    阅读全文

  • 最后一周:不同的姿态

    最后一周:不同的姿态

    若不是参与校对工作的三点水提醒我,我一直也不曾发现《留一把钥匙给你》当中有那么多关于死亡的话题,几乎所有的故事都是不完满的。有自杀、他杀、情杀等等的故事大纲,虽然说得很隐晦,但依然有一些细节的呈现。此外如自溺、跳楼、堕胎以及医院最后的临终画面都被一一描述出来。其实在他点破之前,我并没有意识到我内心当中那些残酷的冷,这大概与我少年时期的一些生活经历有关,我不觉得不安,只是觉得 ...

    阅读全文

  • 沉重的肉身

    沉重的肉身

    老天很公平,给了我们每个人一具躯壳,用以安顿我们的灵魂,然而他却又是不公的。这些躯壳有美的、丑的、智的、愚的、健全的、残缺的,等等等等,如同一个墨点幻化出的万般色彩,林林总总,各有各的姿态。美的灵魂遇上美的躯壳似乎有些天经地义的意味儿,美的灵魂遇上丑的躯壳多少让人心存遗憾,而丑的灵魂遇上美的躯壳应该会遭人痛恨了吧。会有劝人感恩者,让我们庆幸自己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健全的,我相 ...

    阅读全文

  • 静夜•思

    静夜•思

    坚持了近二十天的连续工作,突然有了一种临界之后的畅快感,原以为一定会崩溃掉,但事实再次证明,人大概是最能屈能伸的生物了,总能在自我安慰之中找到宣泄的出口,回归平静的生活。当日子变成一种依着惯性的轮回,其实真得没有什么可以计较的了。周日从家里跑过来加班,在暮秋的晨光里,也能有一种久违的温暖感,这是一切显得那么得顺理成章,却又同样让自己始料未及。 任何人都需要心理建设,这是在参 ...

    阅读全文

  • 最后一段路程

    最后一段路程

    我去ICU看她的时候,她的气管已经被切开,身上插了数根导管,然后通向各种形状的机器。这些机器都有一个泛出灰蓝色的屏蔽,上面显示各种指数,证明她仍然活着,但也只是活着。她的眼睛肿胀得呈微睁的状态,无法闭合亦没有焦点,面部因为长期激素的作用已经浮肿到脱了形骸,只有额头能够略微看得出她以前的模样。她仍有意识,当熟悉的人靠近她的时候,她的整个身体随着呼吸机的起伏而机械的动作着,然后 ...

    阅读全文

  • 告别的话

    告别的话

    与米米姐将生死置之度外,不置可否的状况相比,我对于死亡仍然心存恐惧。我相信,我属于芸芸众生当中的大多数,没有超脱的可能。而米米姐对于死亡这个字眼认识得太早,忍受生理以及心理的折磨,心理建设已然固若金汤。就在我的身边,我亲眼看见一个人因为激素的作用,从一个极瘦的人变成胖子,从一个满头乌发的的人变成一个光头,人在造物的面前实属于无奈,如何敌得过,除了给自己足够的信心,别无他法。 ...

    阅读全文

  • 收手

    收手

    他好久不见。于是决定打电话问候一下。 等了很久才接听。声音低沉。聊了两句便觉得状态不对。顺口问下去。才知道他母亲过世了。昨天出殡。遇上那个南方小城今年入夏以来的最大一场暴雨。市区积水有一尺多深。一路之上。所有的人都在哭泣。唯独他。他说。她走的最后几分钟。十分的痛苦。表情狰狞。身体抽搐。那是一种旁人无法替代和体会的痛苦。对于生的无限眷顾。对死的巨大恐惧。扭曲。失去知觉…… 经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