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目光里的太仓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目光里的太仓

文 | 张新文
图 | 米饭

2014年的作协年会上,市文联和市作家协会的同事们提议并倡导新太仓人,从另一个视角和感受写一写我们的大美太仓,至于主题吗?就以“外乡人看太仓”比较合适。

因为是年会,大家叙旧谈心,畅所欲言,兴许是随便一说,但是作为外乡人,我来到太仓后感触还是蛮多的,积聚于胸,一吐为快。

2011年10月下旬我来到太仓的,到现在也快四个年头了,一直在我现在的单位上班。因为单位小,人也少,老板一般每个星期只采购一次而且够一个星期消耗的柴米油盐果蔬等生活必备品,这样可减少频繁去市场购物的麻烦。刚进公司的第二天一大早,老板开车喊我和他一起去204国道西边,靠近新浏河大桥的那个菜市场去采购。

车子找个位置停稳后,我俩便下车采购。每到一个摊位前,只要价格谈妥,告诉摊主要多少斤的东西,老板付了货款后,用手往停车方向一指,放“苏E456”车里就可以了,然后,走开接着采购。说实在的,当时我感到莫名的不安!说,你也太胆大了吧?一般来说,菜市场那可是人多复杂的场所,像这样批量采购货物,按理来说要看着摊主把货物称量好,再及时放到我们的车上去,码放好后才能放心地付款给摊主;而在车子的地方,一定得有一个人看着车子,以免存放在车厢里的货物被他人顺手牵羊。当我把顾虑说给老板听时,他笑着说,你刚来,还不了解太仓,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这里的社会风气好着哩!我也是个长期在外奔波的人,到过的地方也不少,像这种购物我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到,也算是开了眼界。

记得在南方某个城市打工的时候,一次和朋友在深南大道步行观景,放在包里的钱居然被盗了,幸亏里面没有身份证信用卡之类的东西,损失点钱事小,要是证件丢了那麻烦可就大了。朋友告诉我,一个地方风清气正的最好标志是什么?就看人们背的包。如果包是放在身后的,说明那个地方的风气就好;如果每人都把包挎在胸前,甚至两只手还搭在包上,说明那儿小毛贼很猖獗。我冲朋友吼道,你早说呀,我也不至于把包背在后面吧,却遭了贼的惦记!此时,在太仓的这个菜市场,想起了朋友的话,我注意了一下市场里那些背包者,均将包置于身后,虽匆匆穿行于闹市,但很安然自若。我在心里想,看来朋友的话不无道理。

当我俩一切采办妥帖发动汽车,慢慢开出市场时,一个人气喘吁吁地跑到我们车前,示意把车停下来。我还以为遇到敲诈呢,不会是“碰瓷”吧?原来,在这个摊位买的零零碎碎的东西多,摊主忘了把几斤生姜放到车上,所以追赶归还我们的货物来了。

这是我亲身经历,也是第一次零距离感受太仓,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这就像两个年轻人处对象,第一印象很重要……

周作人在他的《故乡的野菜》一文中这样写道:“我的故乡不止一个,凡我住过的地方都是故乡。故乡对于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分,只因钓于斯游于斯的关系,朝夕会面,遂成相识,正如乡村里的邻舍一样,虽然不是亲属,别后有时也要想念到他。我在浙东住过十几年,南京东京都住过六年,这都是我的故乡,现在住在北京,于是北京就成了我的家乡了。”依周公所言,对我来说,溶进这个城市,把太仓做为我的故乡也不为过。

既然新太仓人是你,你又把她作为故乡,那么你总要对故乡的一草一木有所了解,真正地

融进这如诗如画一步一景的田园城市。上海路、郑和路、人民路、东仓路······这些耳熟能详的道路,如同纵横交错的脉络编织着通达与美好,无论是乘车还是步行,给人最大的感受:闲庭信步。我常说,太仓的人口密度是一个绝好的界点。少一点,显得落寞;多一点,显得烦躁。没有北京的挤、没有上海的闹、没有深圳聒,是一个最适宜人居的地方。我去过张溥故居、去过王锡爵故居、去过天妃宫、去过沙溪、去过郑和公园、去过金仓湖、去过天镜湖······哦!我要一直的走下去,我要感受这里的美这里的善,我要用我笨拙的笔,把我深藏内心的对太仓的爱说出来。

2013年是太仓撤县建市二十周年,为了完成作协交给我的“建市二十周年”的写作任务,我自费多次去了浏河镇的东仓村,走村串户深入采访,终于完成了七八千字的报告文学《变迁》,后被收录由凌鼎年编辑,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的《金太仓放歌》一书。这篇报告文学仅仅体现浏河镇东仓村的二十年的巨变,这么重大的节日不能没有我的心声,于是,我接着又创作了抒情长诗《扬帆——献给太仓建市二十周年》,而且还获得二等奖。诗中写道:

··· ···

你是湖北人
我是安徽人
他是四川人
我们都是新太仓人
这里的土地多情
这里的人们善良
你添一块砖
我加一片瓦
为我们共同的家园争光

··· ···

工作、生活在这里久了,每天都会有感动和感悟,作为一个不断前行的写作者,总想把对太仓的爱倾泻出来。所以,无论白天多么辛苦,我都会把夜晚的孤寂当作美酒,用文字将这美酒温热,同时也温暖了我一颗向善的灵魂。

那个官人——我的前世大哥,在一个秋意渐凉的夜晚,落难姑苏城外,仅靠四句诗就蜚声海内外,这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今天我没有做梦,我却想到了一万年乃至一亿年以后的太仓,那时人声鼎沸、灯火阑珊,但是,我没了大哥的才气······

那么,就让我做一株小草吧,每天给美丽的太仓献上一滴至纯至净的晨露,那是我感激与欣喜溢出的泪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