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鸾凤合鸣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那一日,锣鼓喧天,太仓城许久没有这般热闹过了,十里红妆把整个娄城都映得喜庆起来。姑苏城申相家的千金嫁与太仓州王阁老家的公子,除了皇家的婚事,恐怕没有比这更隆重的婚礼的吧。城里的百姓也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这一路蜿蜒的亲迎队伍。

“看看,这宰相家的小姐嫁人到底是不一样,嫁妆都看不到头。”

“这不过是些细软物件,昨日里发送的妆奁从南码头一路到阁老府,那床桌箱笼,一担担、一杠杠都朱漆描金的,才叫一个壮观。”

此时,轿中的申家小姐被颠的倒是有些恍惚。与王家的亲事是自小订下的,两家虽是熟识,从纳采、问名、纳吉、到纳征、请期,该有的礼数一样都没少,全都按着最隆重的来,连“奠雁礼”中用的雁鸭,竟也次次都是活的大雁,时下因活雁难觅,人们早已改用木雁代之,忽然间多了活雁,倒是乐坏了家中幼弟,日日逗雁为乐。

“阿姊成亲何为要这许多大雁?王家竟是要用这些雁来换阿姊吗?”童言无忌,倒是惹得众人一度发笑。

“用雁者,取其随时南北,不失其节,明不夺女子之时也。又取飞成行止成列也。明嫁娶之礼,长幼有序,不逾越也。又婚礼贽不用死雉,故用雁也。”

“平日里教你读书认字倒不见有这么好的记性。”看着摇头晃脑

拽文的丫鬟,她忍不住啐道。

1292861480.28_9

雁为候鸟,随气候变化南北迁徙并有定时,且配偶固定,一只亡,另一只不再择偶。古人认为,雁南往北来顺乎阴阳,配偶固定合乎义礼,婚姻以雁为礼,象征一对男女的阴阳和顺,也象征婚姻的忠贞专一。母亲说了,此番结亲,王申两家皆是求全求备,一来是两家的门第在这轻慢不得,二来也是显得对这门亲事的重视,再者也算了偿了王申两家的一个夙愿。

昨日开面,母亲便在旁训导:女子一生只开一次面,从此将为人妇,必当做个贤妻良母。开面的阿姆须是父母俱在子女双全的全福人,一边用五色丝线在脸上细细绞着,一边念道:左弹一线生贵子,右弹一线产娇男,一边三线弹得稳,小姐胎胎产麒麟。眉毛扯得弯月样,状元榜眼探花郎……

一担担的家具物件被挑出,大嫂跟着一路到了王家铺陈新房。金银细软放入了红漆髹金的扛箱内,齐齐地排在厅内,只等着花轿一到同她一起抬出府。排在最后的两只红箱是后院的两棵樟木所制,她自幼看着这两棵樟木慢慢长大,等它们长成,媒人也就上门,这两棵樟木便被砍下制成装箱陪着她一同嫁入夫家。箱内装的是巧手织娘织就的细软丝绸,满满两箱抬在嫁妆最后,取其谐音“两厢厮守”。

喜服是早早备下的,真红的对襟大袖衫映着凤冠霞帔通身的锦绣。本朝准许庶民成婚之时皆可服官服,平常百姓把这一生一次的凤冠霞帔当做莫大的荣耀,于王申两家而言却是见惯了的诰命礼服样式。梳妆的阿姆都说,小姐最是衬这凤冠霞帔,王家公子人品贵重,

将来小姐这霞帔上就不是绣缠枝花纹了,该和太夫人一样,绣云霞翟纹的。阿姆的话听着大家都高兴,连北面而立,拜别聆听训导时,父母都不禁流露出殷切的希望,直到门房通报王家的亲迎队伍到了,才忙给她盖上了盖袱。

一路被抬着晃晃悠悠行至王家,新婿早就乘车马先还,等候在门外。四下里不少来看新嫁娘的哄笑声,好不热闹。只听得赞者唱道:新妇请降舆,便由侍女扶着下了轿,进门北面而立,待夫婿共同入室。二拜二兴后,头上的盖头终于被揭下,站在面前的便是自己的夫婿,身着九品官员补服,手中还持着刚挑下红盖头的秤杆,阿姆说的没错,自己的诰命服必定跟着这个人一阶阶的换上去。

对拜礼后,二人由侍者引着同席相对而坐行同牢合卺礼。席前的主食黍和稷,以及调味用的肉酱,二人一同食用,称为“共牢而食”。 有夫妇相亲相爱,从此合为一体之意。 随着赞着的唱词,依次祭黍、祭稷、祭肺,并以羹酱佐餐,三饭而礼成。合卺杯是由一分为二的匏瓜制成,夫妇各执一片而饮,称为“合卺而饮”。破之为二,合之成一,象征夫妇一体。合卺杯用红丝线牵连,象征夫妻永结同好。葫芦味苦,夫妻共饮合卺酒,也有着夫妇二人从今往后,要同甘共苦,患难与共的涵义。

合卺礼成,便是解缨结发。新婚夫妇的头发相互缠结,以誓结发同心、永不分离。看着缠绕在一起的发丝,不觉想起儿时被当作歌谣唱的句子:“侬既剪云鬓,郎亦分丝发。觅向无人处,绾作同心结。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婚礼礼成,新郎出室答谢宾客,一时间觥筹交错,贺喜答谢之声不绝于耳。许久不演的王家家班也再次响了起来,一曲《欢乐歌》更是将喜庆的氛围推向了极致,耳边回响的皆是花好月圆、百年好合的祝词。自此,申府少了一个小姐,王宅多了一个申氏,唯有那清远婉转的丝竹声,一年年一代代,还在奏响鸾凤和鸣的吉庆事。

80813765_3461791_middle

注:据考证申时行的长孙女许配王锡爵的长孙王鸣虞。可惜,王鸣虞17岁病故,这桩婚事没有成功。至王锡爵孙辈王时敏时,两家又谈联姻,申时行的曾孙女许配王锡爵的曾孙,即王时敏的次子王揆。著名画家王原祁即由申氏所生。至于两家婚礼场面并无资料留存,系结合明末当地婚俗演绎而成。谨以王申两家婚姻为切入,叙述当时婚礼习俗。

文/胡音尧 原刊于《金太仓杂志》2015年10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