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记忆中的婚俗嫁娶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我是从小就喜欢看新娘子、吃喜糖的人,这些年也因为岁数的原因参加了许多同学朋友的婚礼,他们大部分都选择了时髦且西化的婚礼典礼,有司仪主持,有情节编排:最有感于走红毯时女方父亲把女儿交到男方手里的那一刻,每每至此,涕泪涟涟,不能自已。然而,看得多了,总感觉仪式编纂、作秀太多,以致每看一次就特别期盼有新的场景设计,不然便觉得索然无味。如此相较,自觉和胡兰成先生有了同感,偏爱于喜气喧哗、浩浩荡荡的旧式婚礼

有幸结识了张小姐,一位常年在异乡,却坚持要回故土结婚的女子。沙溪,是她的家乡,是历史名镇,虽比不上荷兰的辽阔,但当你站在古街的小桥上,看着缓缓的流水和正在浣衣的妇人,走进弄堂,感受着青砖的沧桑和追逐嬉闹的孩童时,你一定会放慢脚步,等着这白墙、黑瓦、流水、木桥慢慢印进你的心里。

张小姐的准新郎是同省异市的王先生,双方相识于大学,又一同共赴国外留学、生活。这样的姻缘在同学和朋友眼中是极美好的,两人也终于在去年正式订婚,并约定在今年工作敲定后举行婚礼。因为双方都是家里的独苗,按太仓的风俗,女方想两边住,男方父母倒也开明,尽数听了这位既有想法又很懂事的准儿媳。双方商定各自准备酒席。张小姐的老家在太仓沙溪,为了预约厨子和茶担,故早早找人挑好了黄道吉日。
记忆中的婚俗嫁娶

上个月,张小姐正式回乡筹备婚礼。首先自然是拟定宾客名单,爷爷奶奶辈还健在的,爸爸妈妈辈还来往的,自己的同学同事朋友。。结婚这样的事,总是越热闹越好,祝福满满,幸福满满。接下来,则是帮父母采购物资,厨师开的菜单倒简单,冷暖货一分,交给送货的店家即可,烟酒糖也只需找亲戚朋友代劳,及至婚服等行头和礼仪用品才需要亲自挑选和制作。

结婚是人生大事,也是人生新起点的开始,乡下形容结婚叫做人,可见隆重,尤其对于女子,所以结婚时所穿所用的东西都需要是新的。张小姐和父母商定去几十公里外的苏州虎丘置办婚服,男士结婚一般西装衬衫,女士就繁琐了,本土的旗袍、唐装不算还要加入西式的婚纱礼服等,挑起来颇费时间,可结婚那日却可以因此风光无限!从内里的胸衣开始,到鞋子袜子、戒指配饰,都要全新无瑕,因为衣服套数多,相应的配饰和妆容自然都要跟着变化,所以需请跟妆师全程陪伴,当然,还有摄影师和录像师。张小姐请的是自己的同窗,因为多年朋友,办事总是可靠。

婚礼仪式的用品相对复杂,因为采取了两边住的形式,所以本该男方准备的东西现在都需要自己动手。新被囊、饭山、喜盘、子孙桶、甘蔗、馒头、发糕等等,单是喜盘,内容也各式各样,有装鱼肉的,有装瓜果的,有装蜜饯坚果的…钉被子、封喜盘都是请的父母辈成双和睦之人;在此同时,本家还需要包很多红包,每个8块左右,以备喜盘等物品进门时所用;最后是确定拿这些喜盘的人员,一般都是女方的同辈亲戚,也是需要成双之人。

在乡下办婚礼是需要很多人帮忙的,女眷们一般隔三差五都要来本家帮忙,一群人说说干干,既忙完了活又联络了感情,比起西式的司仪婚礼只看表演和吃饭有意思多了。婚礼要用的东西可实在是多,挂灯笼,贴对联和喜字,搭雨棚、摆红烛,充气球、买茶叶…然而纵使花钱不断,劳心劳力,主家的人却是高兴的,邻里之间的打招呼也都变成了,“买东西去啊”“是啊,买点爆竹!”“快了歪,恭喜恭喜啊!”

记忆中的婚俗嫁娶

离结婚还有一周左右的时候,会有一项风俗,代太太,太太即庙里的神仙,结婚这样的大事自是需要惊天地的,本家需备好鸡鸭鱼肉等菜,悉数摆在香台上,点香,磕头,告知天地自家的挑选之日,以祈求神仙保佑,婚宴顺利,儿女幸福。代太太一般是父母在本庙上办的。儿女不参加。写到这,有些无神论者或者要说,这是多么封建!然而,历史就是这么进化的,神是信仰,这样繁琐的仪式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消失殆尽,而人类的信仰不灭。

沙溪的农村婚礼一般要进行三日,上场,正日和落场。上场又称代媒酒,因现在多自由恋爱,故知道上场即代媒酒的人并不多,只以为是为结婚当日做准备。上场那日,送货的店家会把食材和调料悉数送至,乡里邻居,近亲兄弟也都会赶早过来帮忙,本家会邀请一位老道的亲眷或本姓族人做领工,各路人马都需要听从他的安排,搬桌组需要把八仙桌从场上到房间都按要求摆好;布置组需要把灯笼、堂满、三星高照等装饰物挂到合适的位置;设备检查组则需要做检查电路、备好发电机、撑好雨棚等外围工作;挑菜组一般人比较多,女眷们多坐在巴巴(矮凳)上,洗洗蔬菜,杀杀鱼类,而男眷或许会在后屋磨刀嚯嚯向猪羊(如果自家或娘舅备有自养牲畜),还有一些老妇人或懂旧俗的大嫂会对本家婚礼仪式需用的喜物指点一二。上场那日经常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许久没有碰头的老辈亲戚,难得一起共事的乡里邻居,个个喜笑颜开、干劲十足,这种力量,是当日及次日饭点的基础,好在张小姐父母平时人缘不错,帮忙人来了很多,不多功夫便一切就绪。

张小姐结婚那日,天公不太作美,阴转雨。然而,大家都说,结婚下雨叫进财水,本家要兴旺。想想人真的是聪明,总能借各种寓意给自己带来吉祥和安慰。好像当年出兵征战,无论善恶,总有许多名义。

六点,闹钟响过以后,张小姐便起床洗漱用早餐,不多久跟妆师来了。通常新娘的第一套衣服是婚纱,洁白无瑕,跟妆师会依据婚纱的款式和新娘长相设计出她最适合的妆容,这个造型的过程大概需要1到2个小时,这期间陆续会有很多脑袋探进房来,还有啧啧的称赞声飘来“哟,化妆哪!真漂亮!”“哇。。衣服好美!”所有的人都相信,结婚这一日的新娘是最美丽也是最幸福的!张小姐的爸妈也在这日忽然清闲了,配着红花,露着笑脸,再相互夸赞下,感慨下。都说结婚是最喜庆的,不生气不哭泣,夫妻才吉利美满一辈子。

张小姐看着跟妆师扑粉、描眉,感觉镜中的自己一点点变的漂亮、自信,真是看人结婚千遍也不抵自己结婚一次的激动。张小姐的表姐连夜吹了60个气球,现在正在房间各处穿梭布置,堂哥一早就去了贴花车,表妹做伴娘,正鞍前马后端茶送水。不得不说,人到用时还是亲的好!八点零八分,是接新郎的吉时,大门口放炮仗,车队就出发了,共八辆奥迪。在沙溪,两边住形式的,为了表示尊重,女方办酒时也会去接新郎,当然,其他东西是不需要的。一路上摄影师,照相师忙得不亦乐乎,因是雨天,风景很不一样。

接新郎回来到路口时,婚礼仪式才正式开始!新娘车队在路口放炮仗,然后里面的人也放,表示接应,接着,大队人马进入,门口站着新娘的父母,手里是红包。旺盆(yang pen)、甘蔗、铁头盘(双喜糕)、饭山、被囊、马桶脚桶,每对夫妻各拿一对东西,然后是进门时的对话“快点进去吧!”“红包拿来”本家给了红包之后,拿喜盘的夫妻又会说“涨涨”,本家说“喏喏,再给一个,上去吧上去吧!”有的抱喜盘者能说会道,能多要很多红包。红包不过几块,然而众人闹哄的是情谊是高兴!众人闹过,新郎新娘携手从车上下来,过三灯火旺(点燃三小撮稻秆支撑的三角),然后礼花响起,在众人的祝福和鼓掌中步入新房。至此,关于仪式部分就告一段落,等炮仗再次响起,就是饭点了。在沙溪的婚宴风俗里,新郎新娘不到,是不会开饭的,所以远距离的恋爱通常会在前几日就把新亲接到本地。

记忆中的婚俗嫁娶

楼下大堂一般放置4-6张八仙桌,3张女方近亲朋友,3张新亲,男女双方分别坐最靠里的两张桌子,都是朝南的好位置,旁边是伴郎伴娘。新娘此时还在楼上更衣换妆,等下楼时已上了一半热菜,所以好多过来人都说,结婚是痛并快乐着!新娘中午会着礼服或者旗袍之类,相比拖地的婚纱,要方便很多。由于午饭无需敬酒,所以安心吃饭即可。婚宴,尤其是正日,一般有很多菜的,倒不是铺张奢侈,而是本家对客人的热情和子孙结婚、自己半身责任结束的喜悦,“这钱花着我高兴!”所以,乡下吃喜酒需有自助的精神,小时候最爱这种时候,可以边吃边玩,还无需担心被大人责骂。记忆里,4囫囵一般是最后的大菜,如今生活水平都高了,人吃的也少了、乏了,像蹄膀什么的都会比较靠前了,而很多菜也逐渐花式,量少。

饭后是麻将和打牌的时间,农村人特好这口,许是种地有些空闲时间。张小姐和朋友们则去了金仓湖公园拍外景和视屏,或许在今后一长段的时间里,这些熟悉的笑脸和语言都将慢慢淡去,为了留下这美好的回忆,能在异国他乡寂寞时拿出来细看回味,有点疲惫的张小姐还是疯狂了一把。三点半,母亲打来电话,该回去祭祖了。张小姐家有32代祖宗,故桌上放了32只小酒盏,其中一只没有斟酒,是倒了红糖水,一位因难产而死的先人。张小姐家三代人依次倒酒、磕头、拱手,保佑世世代代子孙绵延,幸福!

秋天的晚饭一般在5点半左右就开始了,太晚远亲赶路也多有不便,好在如今车辆已经普及,自己没有的,搭个顺风车也可。正日的晚宴是及丰盛的,一个大拼盘冷盆,8-12道冷盘,12道热菜,4道甜点,4道大菜,1汤1果盘。期间还有给初次见面孩子的红包和礼物(男女各四样或六样),桌上还有干货(油炸大排、鸡腿、糕、螃蟹等等)。如果一大家子坐在一起,那真是拿的菜都可以再吃一礼拜,但凡参加过沙溪婚宴的人,一定是提着大包小包满载而归的!新娘和新郎在晚饭却不轻松,刚吃半席,就会被喊去递烟敬酒,新娘此时会换上大红色的礼服或正装,大气端庄,每一桌都会一起碰杯并送上祝福,有的朋友会闹,会把红包叠在酒杯下,喝几杯拿几个红包。一圈下来,脸几乎僵硬,口干舌燥,且已过饭点,只见漫天的礼花。父母、爷奶早早站在门口送客,自己只能再撑到宾客走掉过半,再回座位挑些垫饥的食物。

亲戚一般是帮忙收拾碗筷或者打道回府,只有那帮狐朋狗友,仍会呼前拥后逼着新郎新娘挑战各种项目,裤子滚鸡蛋,舌头挑筷子,嘴巴叠毛巾,现场起哄声、口哨声不断。拍照的,录视频的,感谢现代及时的通讯和先进的设备,几秒钟,各种白眼、歪嘴的丑样就都被统统记录了下来,作为日后调侃的谈资。等送走这些闹新房的人,已是深夜,洗头,卸妆,累瘫在床。然而,总会想起在抽屉里那些大大小小的红包,耐心拆开、点数,无比幸福。红包回礼的物品是父母备好的,只需将红包尽数收入囊中。等账房小礼数字一出,又是一笔可观的收入。靠着身边的爱人,想着这马上到手的金币,这一觉,稳当又香甜。

落场是最后的收尾,厨子走了,桌子还了,只剩本姓的乡亲、本家的近亲和一堆急待收拾的物品。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疲惫的,又是轻松的。婚礼结束,一件大事圆满完成,口碑已是他人评说,自己只想赶快休息。中午的饭是拼凑前两日的,晚饭是馄饨,又叫堆财,寓意圆满、生财。至此,婚礼算是真的结束了,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只是从此便多了双筷子。将来这二人会变三人或者四人,然后子子孙孙。

沙溪的农村婚礼大抵如此,世间的婚礼也大抵如此,不过人人都觉得这婚礼是单为她一人所设,不会有重样。而我喜欢每一次的农村婚礼,也是因为她的唯一。

记忆中的婚俗嫁娶

文/蒋昕 图/米饭 原刊于《金太仓杂志》2015年10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