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1

夏日之光如不倦的飞鸟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夏日之光如不倦的飞鸟,夏日的时光漫长而耀眼。时间,是世上最神奇的魔术。十年,不长亦不短,拿来做开端刚好,拿来做告别亦好。记忆里的他是一个翩翩美少男,有一头飘逸的齐肩发,一件牛仔夹克,怀抱一把电吉他,弹出意气风发的音乐,是那么热血的夏天.那时,你刚当完兵回来吧,原本高挑的身材,有些许健壮,原本桀骜的眼神,多了一点内敛。不记得是谁家的车库了,借给你们几个男生,玩音乐。吉他,贝斯,键盘,主唱,有模有样。刻苦练习,不到半夜不结束,有时吃完夜宵还继续到凌晨。冲动和热情,在你们身上,是一体的。就算你们创作是生涩的,是幼稚的,是空洞的,但对于我这个过客,你们都像一道光芒,留在了我们20岁的那个夏天里。再次见到你,是托了闺蜜,你的头衔是音乐制作人,不容易,应该有很多心酸要和我说吧。可你却像儿时在班上一样,叫出的我大名,没有半分疏离。十年的时光,对于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你的身体微胖,可长发依旧,麻质上衣,松垮的裤子,佛珠。这个浑身散发沉稳安静的男子是我的老同学么?声线都多了几许浑厚。——人生若只如初见

DSC_3362

时光有翅膀,会飞,梦很轻,乘着时光之翼,给做梦的孩子带来美妙的音乐。风有翅膀,会席卷大地,梦想很重,带着一股飓风,给追逐的人带来磨砺。谈笑这十几年的光阴,追逐风的少年郎,已是一位父亲,多了男人的担待,唯独固守对音乐的梦想。说是要至死方休。看着他突然间的安静,我感到他的寂寞。琴声悠远,笛声长绵,琴笛和鸣,我看到他一身道袍,飘然于山谷间,可谓高山流水遇知音,我在他的梦里做了一个关于他的梦。音乐是大自然的礼物,身为国家高级录音师的他,一对耳朵就是世上最好的录音器材,喉咙就是最好的乐器。看着他坐在荒野的田边,怀抱吉他,安静的,全世界只剩下他和整片麦浪声。——怀抱梦想的翅膀

DSC_3363

画面推远,有些许泛黄,一个戴墨镜的男子,双手抱胸站在十字路口,一脸的温和,却特别认真地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搜寻,可那些人们啊,不是没看见他,就是匆匆而过,有几个陪着他等了一个红灯,有些人留下了一句“再见”。他的眉头拧成一个疙瘩,一言不发,转瞬,他就哈哈大笑起来,笑成一朵开不败的木兰花,接着他张开双臂迎接她。一个带着淡漠微笑的女子。同样的气息,同样的爱好,同样的微笑。天色暗淡下来,这个女子怀揣着一个美梦,准备入睡。她在梦里说“我很喜欢这种情感,看起来如同冬天里的一杯透明冰水,喝起来却有着恰到好处的温度。葛笑冬是那只不

DSC_3369

知厌倦的鸟,一次次的外出找寻,我从握着手心里的一把汗,到摊开双手为他鼓掌。”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梦想,是我们的,那时他整天地把自己关在车库里,没休没止的逼自己写歌,我知道他的把戏,就陪着他演。情感里无智者。明知道是他故意的,可我还是会伤心。但为了我们的梦想,我义无反顾的支持他。——遇到命定的她

DSC_3371

“葛笑冬,你在等下雪么?”小和尚问他。他笑而不语,从天黑等到了天亮,从天亮又到黑。简单的寺院生活。他也不以为意。天天听诵经,他倒是一派享受。天气出奇冷,坚守了好几个晚上,终于在凌晨,风声伴着雪,降临人间。冻得哆嗦,也不敢喘气,直到天亮,雪停,他高兴得像个孩子,在寺院里欢跑;僧人早课,晨钟。这个画面如他的梦一般,说出来,美幻得如泡泡。五彩缤纷,升上天空。葛笑冬希望他的新歌里有僧人诵经。深夜的他,触动的是毛细孔的感官。在角落里与一棵小草对话。在初夏的深夜,和青蛙对鸣,收集暴雨前的雷鸣,倾听所有深层次的语言。沙溪古镇,夜晚热闹的街道与孤立的人们,他们冷漠,他们空洞,他们被现实抽离的灵魂,在空中嘲笑着,幽怨着。没有梦想的生活着。——直指灵魂的深夜

DSC_3372

上帝让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故人有云,置之死地而后生,在挣扎彷徨的路上,是每一个路人,给了葛笑冬希望,听着他们的歌,不曾害怕的一路向前。迈着越来越轻快的步伐,道路越走越宽阔。风雨后未必见彩虹,却能遇到更好的自己,与自己对话,告诉他,未来是什么模样。倾听他安慰自己的心灵。蝉鸣阵阵,六月的娄城是充满梦想的小城。如葛笑冬的那首歌一样《娄城之梦》。——每一个人都一首歌

文/莫泪 图/米饭 原载于《金太仓杂志》2015年6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