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密境之湖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秘境之湖
离开家乡十年有余,记忆中的太仓只有一个公园——太仓公园。近年回到家乡,发现记忆里的街道已被时代洗刷,颠覆了我所有的少年时光。二十一世纪,一个充满新鲜的年代,做为一个跨时代的年轻人,浮躁、自我,自嘲为“垮掉的一代人”。回到家乡的第一件事情,自然就是呼朋引伴的海吃一通,待我好吃好喝后,他们竟然带我去了一个非常美丽的湖畔公园,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天境湖公园。

对于城南的郊区,我的记忆停留在十几年前,是一片荒地是农田,当然还有我老友的祖宅,当时在那里玩耍,偷瓜,摸鱼。现在竟然变成了太仓的科教新城。而这个新城的中心,就是天境湖。如一面仙镜倒映出千奇百怪的世事浮华。天镜湖是人工湖,距太仓市中心3公里,公园占地约52万平方米,其中湖面面积约30万平方米,景观绿化面积为20万平方米,公园直径约800米,湖岸线长度约3500米。公园集生态旅游、休闲娱乐、康体运动及亲子游戏于一体。从天境湖的简介,我们可以看出它是一个开放式的成熟性的公园,无论春夏秋冬,或者白昼黑夜,它都将成为一个汇聚人气的新坐标。

秘境之湖

清晨的天境湖公园四周笼罩着一层神秘的薄纱——水雾,湖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星星点点的散发出光亮,一闪一闪地跳动着,像是一条条闪着金光的小鱼在不停地游动。我靠在栏杆上静静地等待那几个熟悉的身影出现,每逢初一、十五,他们必然会到此,不论酷暑严寒,不惧刮风下雨,带着大包大盆的鱼,黄鳝和乌龟在此放生。和他们相识是因为周河,一个四十来岁的“大叔”。现在叫他如行,是沙溪长寿寺的三宝弟子,和他一起放生的都是他的是兄妹,都是“如”字辈的。如行放生,也算因缘际会。那时的他,没有信仰,每天忙碌在人世间,浑浑噩噩,90年代初在太仓开个照相馆,生意也算红火,但这背后的劳累与心酸,只有周河自己知道。年轻轻的来到太仓,打拼了十几年,事必躬亲。他说:“朋友们都羡慕我,说我勤劳致富,为人又讲义气。都愿意和我打交道。“吃饭应酬,觥筹交错的生活,让周河飘飘然,也让他看不清这个世界。21世纪初,数码照相的盛行,让老照相馆受到了很大的冲击,生意自然日剧下滑。周河说:“那段时间,我用尽浑身解数,找遍所有朋友,都仿佛救不了我的生活。”回想起那段生活,他的眼里多了一份释然。他说:“我一个属虎的人,那时就如一条丧家之犬,灰头土脸的,对这个世界失望,对自己失望。”在佛缘的安排下,认识了长寿寺的高僧,师傅当时跟他说了个和尚化缘的故事。点拨了如行。让他明白事情的先后顺序,至关重要。化缘的钵里先放大事,还能放得下许多小事,反之则不行。看看现在的如行,安然自得的生活,泰山崩于前,也从容的气度,对世事参得通透的人,不一定出世,相反,更入世。如行跟我说:“莫莫,人生有一种失败,叫做瞎忙活。你是年轻人,要积极宽容的生活。我们每一次的放生在天境湖,是祈求苍生平安,它们也平安。”如行是周河,周河也是如行。每一次的放生,都要进行严谨的仪式,都要念三遍“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和三遍三皈依。这是一种信仰,也是佛家对自然界的尊重,这也是周河的秘密,对于往生来世的超脱。

秘境之湖

天镜湖身处闹市的边缘,脱离了城市的喧嚣与嘈杂,显得格外的优雅和宁静,离开了周河,时间就恰到好处的让我每天都遇到那个叫阿斌的年轻人。他和我一样是80后,一眼就认出他,是归功于他的红色骑行服。阿斌,86年生人,是土生土长的太仓人。亦是娄城单车俱乐部的创始人。小小的个子,有着大大的梦想。阿斌说:“我不爱睡觉,每天骑车跑步,肌肉的酸痛感,让我觉得兴奋。充满力量的人,才能掌控自己的人生。”阿斌表面上笑嘻嘻的,有时还如大男孩般调皮。可骑在自行车上的他,风驰电掣特别专注。他已经是一个女娃娃的爹了,奶爸当得有声有色。换尿布喂奶都不在话下。又因为工作的需要,西装革履的倒也是颇为专业。今天的相遇,他正在高温下的天境湖,自我训练。走进才发现,绿草葱葱,红色的娄城队服,让我觉得阿斌是一团青春的火。热辣辣的天气,让他满头满脑的淌汗,他正在亲自测试星期六要举行的“草地奔跑节”的项目——赤脚跑在草地上。他说:“痒痒的,刺刺的,挺刺激,要不你也试试?”我有些胆怯,没有尝试。看着阿斌潇洒的身姿,无法想象他等下他将变成一个拘谨的办公室白领。只有在天境湖的掩藏下,阿斌才会露出真性情。娄城单车俱乐部是阿斌的爱好,也是梦想。家人并不支持,阿斌说:“我也很无奈,但我也不能强求。毕竟那是我的梦想,我能做的就是尽力。”白天在单位努力赚钱,晚上回家陪孩子。尽力挤出时间,完成自己的梦想。阿斌的名言:“累么?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死人的。活着就要积极前进。”红色的娄城队服和他绿色的自行车,融为一体,隐匿在天境湖公园中。阿斌没来由的喜爱天境湖,前段时间的“99圈为爱骑行活动”我也天天看到他在天境湖测试。他说:“天境湖一圈2.66公里,99圈挑战自我,有人来参加,我就奉陪到底。”结果那天他因伤退赛了。但阻止不了他继续在天境湖骑行和跑步。

秘境之湖

独留我一人在天境湖公园的大石头前,眼看着阿斌如风一般的远去直到连尾灯都瞧不见了。才慢慢收回神来——我才扬鞭策马,你已浪迹天涯。场景的转换,时间的推移,人生就是一幕幕的舞台剧,我1997年离开,2015年回来。简简单单的阳光,简简单单的晴,平平淡淡的街道,安安静静的天境湖。这就是我从小生活的家乡—太仓,却已然大变样。世人众相,人生百态,皆是世间的秘密。你从高处往下看,天境湖如一面明镜一般,投射出所有的真相。要说天境湖的秘密,它没有。它只是一个承载体,寄存着每一个平凡人背后的小故事,点点滴滴的汇成一个湖—天境湖。

文/莫泪 图/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