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月下植花春来到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趁着这样美好的春日,我们在万物生发的时光里,心中默念着《悯农》,不觉的向往那一片绿。有一位友人,曾经在四月天的午后,对幼稚的我说过这样的话“能够在对的时候,没有做错的事,已经算是万幸。”而在多年以后的春天,我选择种花,种一株名叫“恩钿夫人”的和平之花也就是月季花。

月下植花春来到

之所以种月季花还是因为一个家乡人——蒋恩钿。蒋家的大小姐,出生太仓书香门第,从小聪慧能干,因11岁母亲去世,家道中落,初中毕业的她做了一名小学教员,她自嘲“我就是孩子教孩子”。没过多久她就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贵人,她的继母。继母的宽容大度,慧眼识英,实属难得,用自己的私房钱供她上苏州振华女中,更是罕有。在振华女中,恩钿小姐出类拔萃,接到了清华大学的橄榄枝。可学费太贵了,在她愁眉不展的时候,她的校长妈妈给了她一笔贷款,自此蒋恩钿和钱钟书成了同学。随后,她赴美学习,再与丈夫双双回国。

月下植花春来到

生为江南女子,她的内秀、细腻以及宽容、善良,让月季先锋归国华侨吴老先生青睐有嘉,在临终前,他将所有月季托付于她。因此一诺,恩钿五年时间,四处求学,只为了保存培植这一捧捧娇艳而脆弱的花种。1958年的人民大会堂月季园里,蒋恩钿和花农们紧张的筹备着最重要的春种,宿舍简陋,花棚却极为考究。恩钿从废品收购站收罗了大量的玻璃瓶,罩住扦插过的花株,既透光,又保温,解决月季花株保暖的问题。为了让这些花朵在建国十周年的庆典上准时开放,恩钿日日守候,严格控制花株的生长进度。国庆那一日,百花盛放,月季夫人立下大功,而她的后半生,也再也没有离开过月季。

月下植花春来到

这位太仓姑娘与家乡一别经年,至死未归。可她半生的心血却流回了她的故乡。在娄城有一个月季公园,建于2008年蒋恩钿的百年诞辰。每年五月都会举办月季展,我的那株月季花在3月种下5月就会开出娇艳的深红色,大花盘的花朵。人言花无百日红,但我儿时的院中,却开满了层层叠叠的花朵,红色的黄色的玫红色的白色的,一个月接一个月的成片开放,外墙上也成片的爬满玫红色的花朵,它们充满我整个童年的记忆,抹之不去。小小的我常在花丛中做着白日梦,比如秘密花园,比如白马王子,一个又一个的梦幻,就在奶奶的那片月季丛中生根,发芽,成长,开花。想起一个宋人的一首赞诗“只道花无十日红,此花无日不春风。”说的就是美丽的月季花。

月下植花春来到

当天气转暖,奶奶总是捣鼓那几个盆,这里插一支,那里挪一株。再松松土,浇浇水。最后拍拍手上的土和身上的灰,拉起我的手,抹去我脸上的饼干碎屑。跟我说:“妹妹啊,奶奶怎么种花的你看清楚了没?”我乖巧的点点头,嗯。整个春日,奶奶都会在院子里摆弄那些月季花。它们有刺,也不怎么听话,常常把奶奶的手扎破。奶奶不在意的笑笑,缠好胶布,继续摆弄。累了就在小藤椅上休息。奶奶是个孤儿,很年轻就嫁给了我爷爷,爷爷也常年在外跑船,奶奶没什么文化,唯一爱好的就是花花草草。却不知为何独爱月季,从立春开始到雨水到惊蛰再到春分,不停不歇的重复劳作。初春的清晨,春寒料峭,奶奶总是穿着厚棉袄搬动着花盆,能看见她额头上细密的汗,伴着春光,有一种时间带来的温馨。每一个早安时光,无比柔软,见证着我们经历的过往。又到一年清明,奶奶已经摆弄不动月季花了,爷爷也离我们而去,可月季花还在,红的深红,白的纯白,黄的明艳,玫的娇媚,它们会伴着奶奶走过每一个春种。

月下植花春来到

如今的月季园里还有一代一代的花农,在继续守候着月季夫人的诺言。一个小伙子说,二月初我种下了它们,看着它们发芽、抽条,欣喜无比。照顾这些花是他每天的工作,他说日日辛苦,日日欢喜,因为他喜欢它们的刺,喜欢它们对阳光的渴求,喜欢它们长在春季的期盼。这些花最后都会被移到恩钿月季公园中,他繁花似锦,一定完满祥和。

月下植花春来到

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文/莫泪 图/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