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卖秧桥:变身前的最后一缕暮光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水乡必定离不开桥,而比起城区里面知名的那几处古桥,卖秧桥除了名字透着一些古义之外,其外在的部分早已经与时俱进,淹没在世事的变迁当中了……

卖秧桥

莫泪:娄城水乡,悠悠水道,立桥水行,沿着盐铁塘从城南划船划到城北,一派温婉细腻之象。六百年的风雨,一座座木桥变成了水泥石墩。然而盐铁塘的水依然奔涌向前。立于卖秧桥的我,望着远处一艘艘的船只,怔怔出神。朋友走了,十几年的老友离开了,在这里回忆过往正合适。在元代你叫做鼓楼桥,到了满清统治后你变成了卖秧桥,小时候在文庙里和老友一起玩耍,如今文庙不在了,桥还在。

一声鸣笛,拉回现实,心爱的她,出国了。漂洋过海去求学。在每一封信件里诉说着思乡情切,说想念水乡的桥,水乡的水。想念在太仓的我。每次送她回家,总要经过卖秧桥,我们手拖手的走过路,我们肩并肩的骑过单车,最后我用一生的承诺,承载她回我家,再次经过卖秧桥时,相拥照相。时间会走,谁都会走。水在流淌,生命在逝去,桥是我们沟通的方式。卖秧桥下逝去过生命,也打捞出古董。人山人海的聚集过,人来人往几百年。它沉默,它不曾言语。陪伴太仓成长,看尽繁华,看过破败,遭受过伤痛、战争。一切过后,它依旧平和、淡然。细细抚摸它粗糙的桥墩,桥栏,一遍遍描绘它的名字……

卖秧桥

左叔:十几年前,我初来太仓的时候,第一个感兴趣就是它的名字。卖秧桥,这是一个多么具有农耕时代特色的一个名字,望文生义也能猜得出它的出处,太仓作为鱼米之乡的特色被它的名字给点破了,如果一定要给它换一个今时的名称,它应该被称为农资市场。桥下水路便是盐铁塘,连接新浏河一路西北走向,洋洋洒洒几十里汇入长江。至于这个名字的由来,我一直不曾考证,但我向未曾开蒙的女儿讲解这个盐铁塘的名字由来的时候,信口便告诉她,这条河应该是当年的重要水道,盐与铁这样重要的生活生产物资是通过这条水道往来出入的。我猜也许说得不够确切,但应该也是八九不离十的。

在这个城市落脚,第一处的居所便在它的附近,因为居家生活必不可少的菜场和购物中心便在周边,所以在这里生活有些年份的居民多半留有一样,对于它总有一些爱恨交织的心境。爱的部分多半是桥两堍日渐有点规模的城市水乡步道,闲暇时可以漫步打发时光,恨的部分多半也是它作为交通元素部分本身所承担的职能。作为老城区的交通要道,它也曾被多少人抱怨过是交通堵塞的“关键点”,作为水路运输的一处“卡口处”,也曾有几多船只吃水过高,卡在桥下不得脱身。如今它成了危桥,限了高,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会被列入改造之列,在一个城市匆促的发展中,留下它变身之前的最后一缕暮光。

卖秧桥

策划执行:莫泪、左叔;图片/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