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拐二看风水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文/夏肇中

俗话说“皇帝不急急太监”,年过八旬罹患绝症医生说只能存活三个多月的风水先生拐二近来身体每况愈下。他本人倒也视死如归,一点也不急,而他儿子阿大倒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半年前拐二因身体不适到市医院检查诊断其得了绝症且已到晚期,医生偷偷关照阿大好好款待老头子,他想吃啥就想法买啥,以满足老人最后的愿望吧!拐二是个聪明人,他从医生和阿大异样的眼神中看出了端倪,知道自己往生的日子近了,反正活到这把年纪也知足了,为小辈省点钱吧,因此吵着出院回了家。

“爹,人活百岁,总有一死。您已这么高寿,抓紧去选好一处墓地吧!人家都说您看风水挺准的。”拐二回家后阿大几次三番催老头子趁头脑清醒去选最后的住处。

“着什么急,我还要活下去呢,现在新社会,难道会有死无葬身之地吗?”拐四每次都无动于衷,慢条斯理地回答儿子。

阿大之所以急,因为他听说墓地风水的好坏,会影响到后代的祸福,且其老头子看风水看得准是名闻遐迩,大家公认的,现在老头子在世日子屈指可数,不趁他有口气时去选块好墓地将来荫庇子孙,错过这一机会,老头子说不准哪一天去了,那就追悔莫及了。

拐二之所以不急,其实因为他对风水主宰祸福根本不信,自己看风水是为了糊口,只是不能明说,别自己坏了自已的生意,但他坚决不让儿子继承自己这糊弄人的衣缽,现在儿子紧催就让他催吧,反正我胸有成竹,到时会给他一个交代。

拐二

阿大说拐二看风水准也确有其事。

早年前,牛角村牛五家经济原本困难,祖孙三代又轮流生病,没有安生日子,看病吃药花了很多钱,又躭误了干活,真是雪上加霜。于是请拐二去看风水。拐二拿着罗盘到了牛家,口中唸着什么“精精灵灵,头戴甲兵,左居南斗,右居七星……九天玄女急急如律令……”东瞧瞧,西望望,转了一圈后对阿五说,你家大门直对后门,“前通后通,人财两空”,不是生病,就是失财。只要在大门内安个屏风阻隔,就可以逢兇化吉,全家安康。牛五照拐二的嘱咐花了点小钱就把事办了,过后全家果然很少有人生病,靠勤奋劳动,生活也慢慢好了起来。

马尾庄马六家是个抠门的富户,怕人家沾了他家的财气,一年四季关着院门,连井水也不让邻居用,与村民关系冷淡。马六长年在外经商,很少回家,结婚多年未有生育。马六爹娘很是焦急,怕绝后,万贯家产无人继承。于是请拐二去看风水。拐二到了马家,也是操弄着罗盘唸着“下罗经”,东瞧瞧,西望望,宅前宅后兜了几圈后,一本正经对马六爹说,“左青龙,右白虎,宁可青龙高一丈,不让白虎压一头”,你家房脊比右邻低,这叫“白虎抬头”,怪不得你家人丁不旺,弄不好还要伤人。马六爹要紧讨教禳祸之法,拐二说只有扒了房子重造,拆了围墙井水大家用……马家遵嘱一一办了,虽然花了很多钱有些心疼,但后来果然添了丁,与邻里关系也和睦了不少。

拐二为羊蹄湾羊七看风水那个准啊更是神乎其神。羊七家世代都是农民,没有文化,到了羊七父亲这一辈,为改变贫穷面貌,勒紧裤腰带供羊七读书,立誓靠书包翻身,羊家要出人头第。羊七果然不负老父期望,读书成绩出众,工作顺利进步,家境一天天好起来。为使羊家荣华富贵世代连连,羊七父亲也请拐二去看风水,帮他家选了新宅地址和坟茔地址。拐二也是拿着罗盘山前山后河东河西走了一回,终于找到了风水极佳的“福地”和“龙穴”。后来羊家在所谓“福地”和“龙穴”之处建别墅,修墓穴,大兴土木,其规格,其气势都显得高贵不凡,令人叹服。过后,羊七官运亨通步步高升,家财富可敌国,不可一世。

……

阿大想到这些,越发恨老头子“吃家饭,垩野屎”,胳膊朝外弯,简直不可理喻,不通人情,天天在拐二面前板着脸,噘着嘴,像老和尚敲木鱼般“啯啯啯,啯啯啯”嘀咕不停。

拐二是个“反敲锣鼓”的倔老头,想你小子越急,我越不以为然,只当耳边风。

这真是紧急风碰着慢郎中,一个在火里,一个在水里。

然而,病魔不饶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拐二觉得自己的绝症日益沉重,不思饮食,夜不能眠,气如游丝,神情恍惚,说话都很吃力,怕真的熬不过几天了……想到这里,拐二决定就给儿子最后的交代嘱咐吧。

这天,拐二把阿大叫到床边,对儿子说:“我的坟地不用选了,龙穴是绝对没有的,墓地风水好能荫庇子孙那是骗人的鬼话……”说完从枕头下拿出一纸条给儿子看,只见纸上写有四句话:

自古风水全是空,

全凭“阴阳”(即风水先生)指西东,

昔日皇陵今尚在,

唯独不见天子公。

阿大不信,对拐二说,爸,您说看风水没有用,哪您给人纳福消灾咋那么准?他举了牛五、马六、羊七家的事例反问老头子。

拐二微微一笑,回答道,“风水风水,见风使舵,见水顺舟。”看风水玄虚中也要讲些实际,对症下药。牛五家前门直对后门,室內成了风弄堂,家人长期受寒当然会生病,我见他家徒四壁,也拿不出钱来重新改造住宅,就叫他们安了个屏风堵堵风,不就解决问题了吗。马六家人丁不旺并非屋脊高低,而是马六长年在外经商,与妻子聚少离多,得胎机会当然就少。我要他家扒房重建,一来让马六回家操办,家中住的时间多了,妻子怀孕生子理所当然;二来让他们花较多的钱,治治他家富而抠门与邻居不睦的毛病……

当讲到羊七家看风水的事时,拐二显然已力不从心,说话吞吞吐吐,舌头也已发僵,口齿很不清楚。只听见他断断续续地说:“天理良心,良心天理……我看风水的要讲天理,不可昧着良心,任何人都得如此……自古祸福相依,善恶有报……羊家阳宅风水也好,阴宅风水也好,现在全家飞黄腾达,富贵荣华……说着说着,拐二突然伸出食指,又屈下两节,好似打了个问号,嘴里轻轻地嘟哝了一句:不知羊家做人是否……是否……讲天理,正良心?前景未卜啊……未卜啊……

阿大再要听时,拐二已咽了气。

拐二撒手人寰不久,传说羊七出了大事,人被双规,家被查封。拐二的预言倒蛮准。这下阿大信了老爸的临终话了。